巡夜人

一别数年,杀人放火不易。

叫思佳的人好像都蛮讨厌。

“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,路过的人只看到烟。”你曾看到了我的火,但我不愿意为你继续燃烧了。

东半球官方指定。

敷衍的拥抱,敷衍的牵手,敷衍的亲吻。如果心碎的声音是最美的,那我听过了。我不想再用力了。

你说:“别傻了(我已经不爱你了)。”

怎么说,你没有那么爱我,我也没有那么爱你了,毕竟见过彼此怦然心动的样子,如今的状态一看便知,只是仍依赖于这段关系,渴求压榨其中异性的温存。或许又是世俗,谁也不舍心先扯断,落下个先背叛的罪名。昨天读的文章里写,山崩地裂非我不可的爱情,到底得不到的才最珍贵,其他人便只能令起一行。从来我都是愿意奉献热情的,只是迟迟等不到相等的回应,在怀疑和自我讽刺中消怠了,剩下一丝不甘心的热,断断续续烧在现在的日子。

我得不到我想要的,凭什么给你你想要的。